余额宝交易清单:几乎不见国有大行

原创 马掌柜  2014-03-07 09:06  阅读 719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对于余额宝的抵制活动,银行行动已经在升级。 昨日有消息称,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 […]

余额宝运作模式

对于余额宝的抵制活动,银行行动已经在升级。

昨日有消息称,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他们也正在求证是否属实。不过他透露,尽管余额宝每天会向100多家银行发出询价,但与国有银行的交易确实非常少。

一位股份制银行资金部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目前银行间流传着一份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关于中国银行业加强存款利率管理工作的自律公约》,以及一份由中国银行协会牵头进行的课题报告,这两份报告透露出了通过行业自律抵制余额宝的意味。不过,对于公约内容,上述银行人士认为,如果没有正式的文件下发,银行间的这种联盟很难形成。“缺钱的银行还是会和余额宝合作的。”

国有银行不差钱

昨日,有消息称,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我们也在求证这个消息对不对。”对于该消息,天弘基金副总经理周晓明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天弘基金方面也在看是否如此。

周晓明向南都记者透露称,过去一段时间,天弘基金每天向100多家银行进行协议存款询价,其中包括国有银行,但从过去一段时间的情况看,各类银行均有合作,但与国有银行合作确实比较少。

一位接近天弘的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天弘基金在获得各家银行的报价后,会从风控和报价的角度进行选择。风控方面,天弘拥有一份合作白名单,主要合作对象在白名单中选取,而报价方面,则选择与价高者合作。

对此,一家总部在华南的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相对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国有大行资金渠道较多,一般情况下是市场的拆出方,对融入资金的需求较少。所以目前与余额宝合作的银行主要为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从价格上看,中小银行对货币基金存款的报价也相对较高。

而对于三家大行喊停互联网货币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的时间,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人士则认为,主要是近期以来市场资金紧张情况不再,国有银行并不差钱。

流传公约直指余额宝

不过,除了银行不差钱,上述一家总部在华南的股份制银行资金部人士认为,余额宝已经撬动了银行的利益,对于余额宝的抵制活动,近期,银行行动已经在升级。而行动的发动方将主要从国有银行开始。

据悉,在此之前,面对类余额宝产品带来的存款流失,各家银行先是从限制资金购买余额宝开始进行抵制,此举被看做是被动节流。此外,银行还采取主动开源行动,包括对传统理财产品升级为开放式理财产品,以及主动推出T +0产品投资货币基金。目前,严格意义上推出类余额宝产品的银行已包括平安、交行、工行、中行、民生等银行。

而上述股份制银行资金部负责人向南都记者透露,其还收到了一份非官方下文的《关于中国银行业加强存款利率管理工作的自律公约》,以及一份中国银行业协会利率工作委员会专项研究课题。“内容直指余额宝,”他表示:“大概意思是呼吁银行联合抵制余额宝。”

南都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上述两份文件。前者公约由中国银行业协会各会员单位共同协商,制定本公约。公约中提到,会员单位应将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并严格遵守监管规定,利率上限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1 .1倍,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息或收取罚息。

“目前对于货币基金的存款,各家银行都是当做同业存款在做,利率由双方协议进行。”他指出。而公约表示,会员单位违反本公约的,经中国银行业协会利率工作委员会或授权当地银行业协会(公会)查实后,由中国银行业协会视情况采取一项或多项处理措施。

而在另外一份显示由中国银行业协会作为课题研究单位,以及各家国有银行、大型股份制银行作为课题研究会长以及会员单位的课题中则指出,余额宝产品所具有的吸引力,主要来自于高收益和便捷度,而其吸收的大量闲散资金很大比例(80%-90%)投向了银行体系,从而构成银行的同业存款、协议存款等,其高收益来源于银行业的高利率供给,也是各家金融机构间相互抢争存款、打价格战的结果,建议“协会应该建立健全相应的自律机制来规范和约束各金融机构间的报价行为,就会防止‘余额宝’等产品无限度的高收益,其对银行体系的冲击也处于可控范围。”

对于上述公约和课题文件,上述银行人士指出:“目前仅是银行人士间流传,尚未正式下文。”他认为,目前监管部门对于余额宝并没有进行明文的规定,大行可能会通过银行业协会发出类似的呼吁后进行试探监管高层对于余额宝的态度。

上述银行人士指出,就目前而言,银行间很难形成类似的联盟,“缺钱的银行还是会和余额宝合作的。”

提前支取不罚息特权或取消

事实上,在近期的两会中,监管层已经对于近期余额宝的各种纷争进行表态。除了互联网金融被写入政府工作报道外,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已经明确表态,“不会取缔余额宝等金融产品,但会加大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

昨日,市场传言,目前银监会正让各家商业银行上报“两率一致性问题”,而各家银行通过行业自律的方式,取消当前互联网理财产品享受的“提前支取协议存款,按定期存款计算收益、且不罚息”等特权。有银行人士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指出,T +0货币基金的流动性与商业银行活期存款性质高度类同,而目前对T +0货币基金监管相对较松是商业银行在此次竞争中处于弱势的重要原因。“若取消特权,双方就在同一起跑线了”。

不过,天弘基金内部一位高管对南都记者认为,这本来就是一种市场化行为,双方是基于信任。“如果银行不喜欢基金公司提前支取存款,也可以选择不和该基金公司合作。”上述高管透露,在过去这段时间以来,余额宝从不提前支取协议存款。

[链接]余额宝收益持续20天下滑

就在余额宝引发银行反击的同时,余额宝在收益上的节节下滑,有点后院起火的意味。不过。天弘基金高级策略分析师刘佳章对南都记者表示,余额宝的定位应该就是现金理财工具,不可能长期保持6%的收益率,回归到4%左右的收益率都是正常的。

在7天年化收益率破“6”之后,昨日,余额宝继续下滑至7天年化收益率5.864%,每万份收益为1.5411元。在其七日年化收益率表格内,从表格起始时间2月26日,一直到3月4日,整个收益率曲线一路“坐滑梯”。而这已经是其过去20天时间里连续下滑,仍然没有反弹的迹象。

对于余额宝7天年化收益率的下滑,余额宝方面表示,余额宝自成立日2013年6月13日到2013年12月31日年化收益率为4.9%,并预估,余额宝长期的收益也会在这一水平上下波动。

刘佳章对南都记者表示,从产品定位上,余额宝本来就是现金理财工具,收益率不可能长期高企,收益率下滑令其回归到现今理财工具的定位上。

南都记者 陈颖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alikz.com/ideas/4847.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阿里客栈的公众号,公众号:yseeker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马掌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