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的六封信:阿里巴巴“人才班”的教学大纲

原创 马掌柜  2018-04-10 20:58  阅读 3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做老师最大的快乐莫过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彭蕾常说的一句话,想必也是她今日的内心写照。 4月9日,掌舵支 […]

“做老师最大的快乐莫过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是彭蕾常说的一句话,想必也是她今日的内心写照。

4月9日,掌舵支付宝八年的彭蕾,正式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一职,现任蚂蚁金服CEO的井贤栋将接替她,兼任董事长。

8年,这大约是一次本硕博连读所需要的时间,对于老师出身的彭蕾来说,这场交接棒似乎更像是她辛勤培养了8年的“蚂蚁班”,终于戴上了博士帽,拿到了毕业证书。

马云的六封信

对于阿里巴巴来说,领导团队的交接棒已经不陌生了。

2009年9月10日 18罗汉辞去创始人职位,马云宣布阿里进入合伙人的时代

2013年1月15日 马云宣布辞去阿里集团CEO一职

2013年3月11日 阿里集团董事局任命陆兆禧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

2015年5月7日  张勇接任陆兆禧任阿里巴巴集团第三任CEO

2016年10月8日 井贤栋接任彭蕾任蚂蚁金服CEO

2018年4月9日(今天) 井贤栋接任彭蕾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兼任CEO

这是马云在过去5年时间里向阿里员工发出的份量极重的6封信,也是阿里人才制度的缩影。

虽然阿里是在2013年首次尝试管理者交接棒,但真正奠定其人才制度基石,并开启管理层培育与更迭的起始点是在2009年。那年的阿里巴巴十周年年会,十八位创始人集体辞去创始人身份,和其他一些员工共同组成合伙人,以表明拒绝“元老”心态,培养更多接班人,这也是后来合伙人制度最初的由来,而像马云妻子张英这样的创始人,更是在更早之前就已经退出公司实际管理。

合伙人制度被马云称为阿里的内在动力机制,合伙人的构成既不全是创始团队,也不是大股东,而是一些对公司文化高度认同、在业务上有重要贡献的员工。所以,在进入合伙人时代后,这家对外表示要做102年的公司,在自己十四五岁的时候,开始有节奏地在积累组织传承的经验。在陆兆禧接棒时,马云曾说,这是第一次,未来还会有很多次。

果不其然,2015年开始,60后下70后上,阿里开始全面向70后交棒,张勇和井贤栋先后接任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的CEO一职,成为两大集团实际的业务操盘手。而且,不仅是阿里和蚂蚁,阿里云、菜鸟等阿里体系的重要板块也都完成了至少一次的管理团队交接。

在张勇和井贤栋们接棒后,他们也开始培养更年轻的管理者,淘宝总裁蒋凡是加入阿里四年多的85后,在张勇出任CEO后,这位只用电脑不用手机的85后开始在张勇的团队负责淘宝的无线化。现在像蒋凡这样的80后,在整个阿里的管理团队中占比超过一半,而阿里特色的合伙人制度中,也已经开始出现80后的身影,去年,两位80后技术人才胡喜与吴泽明成为新晋合伙人,当时内网有员工调侃,90后可以开始准备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方可闲庭信步,这是人才队伍上最大的成功。”这是马云对井贤栋接棒彭蕾任蚂蚁金服董事长的评价,也是他对其他5封“交棒”信背后意义的总结。

团队带不好,个人能力再牛也白搭

在中国互联网圈,阿里的人才梯队建设一直让很多同行羡慕。曾有业内人士这样评价BAT:如果李彦宏离开百度,公司所受的影响是70%;如果马化腾离开腾讯,公司所受的影响是50-60%;如果马云离开阿里巴巴,公司所受的影响大约只有30%。据说马云听闻,觉得这个比例“还应该再低些”。马云的自信正是阿里巴巴的人才机制。

众所周知,阿里有名为“十八罗汉”的18人创始团队,但鲜为人知的是,阿里巴巴成立之初,马云就和18名创始人定下军规,彭蕾曾在一次外部分享中回忆说,“当时马云说,随着公司的成长,你们在座的每个人只能做连长、排长,未来我们还会引进军长,师长,因为不引进外脑,公司就无法壮大。”

一位在阿里工作多年的HR告诉记者,阿里能建设出较为成熟的人才梯队,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对管理者的考核制度,“在阿里,交接棒并不仅仅出现在CEO层面,只要到M4(总监)层级,公司就会要求其为自己的岗位寻找和培养接班人,如果这点做得不好,即使日常业绩很好,年终绩效也会大打折扣。”

据了解,阿里对M4层级及以上人员的有一套专门的绩效考评方法,大体分为三部分:做业务、建团队、传文化,占绩效考评的比例分别为433。业务占比还不到50%,也就是说即便个人业务能力再强,如果没有带团队和传递公司文化的能力,年终考评或许也难逃3.25(3.25是阿里绩效考评体系中的不合格)。

所以,“薪火相传”是阿里高层级人员必须去挣的学分。这一制度在2003年就开始推广,以至于在2013年1月卸任CEO的那封信中,马云感慨:“期待写这封信很久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这一刻。”

阿里的四字真经:超越伯乐

和马云一样,彭蕾也是老师出身,在跟随马云创立阿里之前,她是浙江财经学院的一名老师。或许是因为多位创始人都出身校园,阿里的企业文化中天然带上了校园味。员工除了上班,一般都还要参加各种培训课程,新员工入职需要参加“百年阿里”培训班;

如果是M4(总监)及以上的新员工,要额外参加“百年湖畔”培训班;在蚂蚁金服,如果是公司认为潜力巨大,需要重点培养的人才,还需要参加“蚂蚁班”;为中途加入公司的高级人才量身定制了“降落伞”班,希望他们能更好的在新环境落地。

这些培训班的讲师一般都是副总裁级别人物或者骨灰级老员工,甚至是合伙人。许多一线员工和马云、彭蕾、井贤栋、逍遥子等人的接触,都并非是以员工和老板的身份,而是学生与老师的身份。据了解,在阿里内部还有马云亲自当班主任的“风清扬班”,而第一届蚂蚁班(当时还叫小微班)开班时,班主任则是彭蕾,而学生们的表现也未令其老师失望,比如百年湖畔第一期的学员井贤栋。

马云对井贤栋的评价是:一个理想主义、乐观主义和专业主义的罕见结合。而在担任部门总裁后,井贤栋也开始从学生转变为老师,他如今的内网身份标签是百年湖畔讲师。

“超越伯乐”,这是阿里HR的四字真经,意思是管理者需要有老师精神,必须敢招比自己更牛的人,这一理念对阿里的人才引进影响深远。在2014年阿里上市和蚂蚁金服成立后,其人才引进大幅提速,有老员工回忆说,有段时间,感觉每天都有大牛来公司。

在一组来自猎聘网的数据中,到2016年,杭州已经在人才净流入占比中,排名全国TOP20城的首位,逆袭北上广,北京和杭州的机场甚至专为对方设立了快速值机通道,这当中,阿里贡献想必不小。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 每周五下午,大量员工要从杭州回到在上海的家,公司会专门组织“幸福大巴”,而大巴的数量已经从前两三年的7辆上升到25辆。

接下来,彭蕾会担任阿里投资的东南亚电商Lazada的董事长兼CEO。她的蚂蚁班毕业了,井贤栋的“蚂蚁班”也要开班了。

来自:36Kr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alikz.com/cultural/1064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阿里客栈的公众号,公众号:yseeker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马掌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