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美国专业财经新闻网站The Motley Fool刊文盛赞阿里影业在电影发行领域成绩斐然。

阿里影业联合制作并投资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于7月5日上映,连续两周登顶中国票房,截止7月26日,《我不是药神》票房超30亿,成为中国电影票房史上第五高的电影。The Motley Fool认为,《我不是药神》的成功,不仅让阿里影业跻身中国票房领域的佼佼者,更是成为了中国票房即将全面超越北美的标志性事件。

从”药神”到”首富” 阿里影业成中国暑期档最大赢家-阿里客栈

《我不是药神》的成功并不是偶然,背后有阿里影业的优质营销策略和阿里巴巴生态系统中独特的协同效应做支持。继《我不是药神》之后,7月27日,由阿里影业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的暑期档《西虹市首富》登陆全国院线,上映五个半小时票房即破亿。淘票票在该片宣传预热阶段为其量身打造了首个票务平台影迷线上社区——“西虹市社区”:通过游戏互动,在社区内做影片关联和购票引导,效果惊人。影片首映日,加入社区的西虹市市民已达123万,贡献票房超过1000万元。

从”药神”到”首富” 阿里影业成中国暑期档最大赢家-阿里客栈

阿里影业还利用旗下互联网营销平台“灯塔”,整合阿里巴巴生态系统内的优质资源,探索“新零售+电影”的异业营销新玩法。灯塔的事件营销“万店齐发”,实现了近两百家品牌与电影的互动,一夜霸屏、AR扫码、手淘搜索和结合影片内容举行的“十亿红包”等活动,为影片带来超8000万的流量曝光。

据悉,今年暑期档,除《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阿里影业还将和美国派拉蒙影片公司联合出品《碟中谍6》,以及获Netflix认可的《未来机器城》。“阿里影业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已成中国暑期档电影票房爆款的保证。

(以下是外媒报道全文,略有编辑)

阿里影业推动了中国票房

The Motley Fool

阿里巴巴以其中国电商平台闻名。如果您花时间去了解这家公司,您就会发现,阿里巴巴的下属部门在中国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阿里巴巴也进入了中国快速发展的电影市场。

2014年,阿里巴巴收购了一家香港电影和电视制作公司60%的控股权,并将其更名为阿里影业。

最近,阿里影业联合制作并投资了电影《我不是药神》。该片在7月连续两周登顶中国票房,并让阿里影业成为阿里巴巴又一在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部门。

《我不是药神》在中国掀起热潮

《我不是药神》由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一个男人将廉价、未经批准的药物走私到中国,卖给贫穷的癌症患者。这部电影在为期四天的开映期间创收1.834亿美元。根据Ent Group的数据,在第二个周末,这部电影创造了近1.630亿美元的收入。

《我不是药神》已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票房第三高的电影。自7月5日开映以来,总收入已经超过4.28亿美元,击败了如《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和《侏罗纪世界》这样流行的好莱坞系列大片。德勤表示,鉴于中国票房的年度电影票销售量预计将于2020年超过北美票房,这可能会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去年,中国票房收入达到86亿美元。中国政府专家表示,他们预计2018年中国电影销售额将增长15%至20%。

由于中国票房的快速增长,阿里巴巴进军电影业务就显得理所应当。虽然中国可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在年度票房收入中超过美国,但在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票房超过了美国。中国票房在第一季度以高达31.7亿美元的收入成为全球之最,超过北美同期的28.5亿美元。

阿里巴巴强大的电影营销工具

阿里影业将《我不是药神》的成功归功于票务业务,以及其在多个百万用户平台上投放广告的能力。

在《我不是药神》的营销过程中,阿里影业的线上票务业务淘票票发起了一项活动,让用户可以获得电影票优惠券。用户只需登录app,观看预告片,进行评论或玩互动游戏,就能获得优惠券。淘票票还协助推广了其他热门电影,包括印度大片《摔跤吧!爸爸》和克里斯托弗·诺兰执导的《敦刻尔克》。虽然淘票票2017年的收入暴增189%达到3.11亿美元,但与此同时,大量投资和支出导致该业务全年亏损5500万美元。

阿里影业还指出,由于他们在阿里巴巴的多个平台上进行《我不是药神》的促销,包括支付宝钱包,视频网站优酷,以及广受欢迎的电商网站淘宝和天猫,这部电影的票房才能表现如此出色。

这些营销工具有助于推动《我不是药神》的票房销售,展现了阿里巴巴优于其他中国电影制作公司的优势。其他公司通常在广告上投入巨资,而阿里巴巴拥有内部的平台。截至上个季度,阿里巴巴拥有超过5亿的月度活跃用户。通过在众多app和平台上投放广告,阿里巴巴能够轻松地向数百万潜在观众推广电影。

阿里巴巴体量巨大,并愿意进入它认为会快速发展的任何领域。这就是阿里巴巴会巨资投入线上零售,升级实体店,甚至进入电影行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