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云为何屡次在党政市场败给华为云?-阿里客栈

相对于华为、中国电信、浪潮的“苗正根红”,阿里的境外股权则显得非常刺眼。毕竟党政市场对安全的要求非常高,而境外股权,则使阿里在一些方面会受到限制。

日前,阿里云和华为云在党政市场竞标和宣称营销上多次短兵相接,先是阿里云副总裁李津表示,阿里云是自主可控云,华为云是拿来主义的云,自主可控才能走得更远。随后,华为公司副总裁 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亲自反驳。之后阿里云在政府采购中连败于华为云等友商,以至于阿里向相关部门投诉:华为软件涉嫌提供虚假材料谋取中标。

其实,阿里关于“自主可控云”、“拿来主义云”的定义,目的是为了在党政市场防御华为云、天翼云等有商的冲击,阿里云接连在党政市场竞标失利,更多的是因为与商业和技术无关的因素。

阿里“自主可控云”、“拿来主义云”是为了发力党政市场

中国的政府采购一向以“土豪”、“不差钱”、“低性价比”、“高利润”著称,像联想就以比较低的硬件配置,向党政机关高价出售个人电脑,并从中获取了高额利润。加上中国具有全球最臃肿的党政机关单位和最庞大的公务员队伍,使中国党政市场的规模异常庞大,成为“商家必争之地”。

有鉴于此,阿里云副总裁李津提出了,“自主可控云”和“拿来主义云”的论断,并把腾讯云、华为云归入到拿来主义的云中。

直以来,国内商业公司对于所谓自主可控是不屑一顾的,这一次阿里提出“自主可控云”和“拿来主义云”的论断,本质上是为了争取党政采购的订单。

毕竟,领导非常喜欢“自主可控”,一旦阿里的这一论断被广泛接受,那么,在党政市场阿里云将具备极大的先天优势。

然而,问题就在于,阿里云也是受益于基于开源软件的,并非“每一行代码全部自己写”,本质上说,大家都是拿来主义,这也是阿里云副总裁李津“自主可控云”和“拿来主义云”的论断被行业广泛吐槽的原因。

华为公司副总裁 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亲自反驳:如果这么强调“自主可控”,就应该勇敢宣布不支持OpenStack接口,不使用开源代码,包括(不)用my sql改呀……

党政市场是行业追赶者崛起的跳板和平台

由于中国党政市场的规模很大,在个人电脑、服务器、云计算等诸多方面,党政市场已然成为行业追赶者崛起的跳板和平台,原因就在于党政市场的特殊性。

首先,党政市场不像商业市场那样,对于价格非常敏感。即便是价高质次,只要关系够硬,依然能够在党政市场生存。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个人电脑,联想卖给党政机关的价格非常坑,是在以“文档处理机”的硬件配置,卖出“高性能游戏机”的价格,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彻底杜绝了公务员用公家的电脑“吃鸡”。

其次,党政市场对性能的要求不高。党政市场对于产品的性能只要够用就行。目前,阿里云是还是龙头老大,无论在性能还是是功能上,都要比国内其他厂商有一定优势。因而在商业市场,华为云很难与阿里云竞争,而在党政市场,性能高一些,或低一些意义不大,只要能用就行,而且功能多一点、少一点也无所谓,毕竟党政办公需要的功能相对有限。这就使阿里云在党政市场相对于华为云、天翼云、腾讯云没有多少优势。

最后,党政市场中技术、性价比等因素都不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党政市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不是产品好就一定会被采购,并非物美价廉就一定能拿到订单。相对于技术和性价比,一些看不见的因素才是党政采购的关键。这就解释了,为何在个人电脑上拿到党政采购大单的往往是联想,而不是神舟。

综上所述,由于党政市场的这些特点,非常适合作为行业的追赶者首先发力的市场,像华为云这类后发追赶者,肯定是优先发力党政市场。

阿里云将会面对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之前介绍了,党政市场因其特殊性,不能用商业市场的逻辑去考量。而在党政市场,阿里还有一项先天劣势,那就是境外股权。

相对于华为、中国电信、浪潮的“苗正根红”,阿里的境外股权则显得非常刺眼。毕竟党政市场对安全的要求非常高,而境外股权,则使阿里在一些方面会受到限制。

有业内人士告知铁流:如果换我的话,我就会死咬阿里境外股权……毕竟“自主可控云”和“拿来主义云”严格的说都是先拿来的,谁也不比谁多原创,你攻击我拿来主义云,打不到我七寸。但你家股权在老外手里,这可是实锤啊!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那么,在党政市场,阿里将会越来越被动,而华为、中国电信这些行业的追赶者可以借助党政市场茁壮成长,最终在商业市场和行业的老大哥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