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人文社科研究 阿里的野心有多大?

转载 时代周报  2018-07-17 13:21  阅读 247 次 评论 0 条

企业推动人文社科研究正在成为新的趋势。6月底,罗汉堂在杭州成立。该机构由阿里巴巴倡议,研究与科技创新相伴产生的社会经济形态变化等课题。

事实上,企业推动科研,在国外不是新事物。从各种创业、创新项目的校企融合,到企业反哺高校前沿课题的研究,乃至成立专门的研究机构,均已是发达国家科研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便在公共、社会等领域,由企业推动的研究机构也不乏其例。

参照发达国家代表性企业发展的经验、逻辑,结合当下中国全面参与新一轮全球技术革命的大背景,中国企业推动人文社科领域的重要研究,有其出现的必然性。

中国企业开始注重对前沿领域的基础研究(部分或完全超脱于对经济效益的考量),这背后其实综合反映了企业创新意识、社会责任意识的提升,以及对企业经营基业长青、企业价值观有效传承的诉求。实际上,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企业开始以更加主动的姿态走向世界舞台,直面技术变革浪潮。如何成为一家有思想有深度的企业,成为企业家需要面对的课题,也是我国新兴领域企业与传统企业的重要区别所在。

相比狭义的科技创新研究、具体的技术攻坚,社会科学领域的研究,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才会涉足的领域。科技方面的研究机构,如阿里巴巴此前成立的达摩院,研究成果对企业本身的发展具有很强的溢出效应。而当企业发展到一定深度,涉足社科领域研究时,其研究成果的价值更多则是社会性的,对企业本身的助益是间接性的,实际上更多包含着企业对自身外部价值最大化的深度思考。

具体到当下,催生罗汉堂这类研究机构成立的最直接因素,显然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对经济社会必然产生的重构效应。事实上,科技与社会,既是共生体又是矛盾体,科技的进步,必然会对传统社会结构进行全方位的解构和重构,包括社会组织结构、治理结构、社会群体的心理……

身处这个时代,一家企业究竟能够做什么?推动社会科学研究,大企业具有显而易见的优势,通过行业一域,企业能够真实体察和掌握社会经济运行的细部。跨时代的企业不仅拥有原始素材和数据,也有契合时代需要的研究工具。一旦企业涉足社会科学领域,也意味着会把这些资源和工具开放给相关领域的顶尖学者,从而带来社会效用的最大化。

在全球范围内,即便是在看起来较为冷门的公共领域,企业推动基础性研究的传统其实也早已形成。日本有松下政经塾,但局限于私学阶段;美国福特公司也曾资助成立密歇根大学公共政策学院……单就模式而言,罗汉堂和阿里巴巴以及众多全球顶尖学者的紧密结合,其创新性主要体现在对传统资助型研究的超越上—在企业原始资源的加持之下,前者的研究可能更富实效。

与罗汉堂更有对比性的,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对社会科学领域的投入。洛克菲勒基金会对人文和社会科学领域的重点研究从1936年起步,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经济大萧条之后、二战前夕。美国社会一方面经历着生产技术和生产力的突飞猛进,一方面却不得不面对经济崩溃和财富分配两极分化带来的社会危机。事实证明,这一时期也是社会科学大发展的一段时期。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如何应对技术革命的挑战,包括企业在内的全体经济社会参与者都应有更充分的准备。

新技术是对生产力的又一次解放,由企业推动人文社科研究,可能是未来几年内的新趋势。对中国来说,这种趋势将更富新意:由企业的技术创新激发,更是一次企业社会价值理念的深度进阶。

文/ 杨国英(作者系财经专栏作家)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alikz.com/10983.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唔依唔客栈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时代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推荐好友送云服务器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