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马云谈支付宝、腾讯、监管、美国市场与全球化

原创 马掌柜  2017-09-16 15:57  阅读 186 次 评论 0 条

在阿里巴巴集团成立十八周年之际,该集团主席马云接受了彭博新闻的专访。阿里巴巴1999年从马云的公寓起步,如今市值已高达4580亿美元。

附:彭博社记者Stephen Engle和马云的对话实录

Engle:你所做的决定中,其中有多少是被想和马化腾或其他人竞争的想法驱动的?例如正在进行的娱乐资产收购,或者与微信支付进行对抗,以及正在东南亚地区上演的战略性地区扩展。

马云:马化腾没有什么全球化的经验吧?跟我们不一样。确实有竞争。首先我认为,阿里支付已经独自奋战十年了,没有竞争对手,这对阿里支付是好事;但是这对我们想做的、我们的使命,不是好事。当腾讯支付进入市场,最开始我认为阿里支付有竞争对手了;但是我认为,现在你去问大家,他们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大家知道有人能跟我们一起在努力了。我们能影响更多的人,我们能让市场变大,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我认为腾讯支付从我们这学到了很多,我们也从他们那学到了不少。所以这两个公司,如果我们能一起努力,让社会推进整个社会进行无现金支付,整个社会都依托于信用体系,这样市场才会更大。

Engle:互联网时代高速变化,经常会模糊监管的界限。

马云:是的

Engle:你们会逼近底线,然后监管者可能会矫枉过正……等等行为。你们是如何领先于他们又可以不逾越底线的呢?

马云:我们一直都走在监管者的前面,只能如此,要不然,我们无路可走。他们会说,喂喂喂,等一下,我的工作是监管,我的工作不用创新,我的工作并不是要提高别人的生活,那是你的工作。这个痛苦的过程,让阿里巴巴学习。

Engle:你是如何执火而舞 但是却全然无伤的呢?

马云:我们非常小心。当我们还小的时候,无所谓,现在我们很大了。我们的自我监管可能更严格,比监管者还要严格。现在有超过五亿人在使用我们,这是非常巨大的交易金额,如果有任何错误……所以我们必须更为严格地自律,但是我们也要让监管……政策很重要。

Engle:在中国,你们做的事是否遇到过阻碍?我最近采访了娃哈哈的董事长宗庆后,我们都知道他关于互联网经济的评论,他认为互联网经济摧毁了制造业。你认为中国的这些老旧的卫道士是不是不懂这些他们必须适应的新经济?

马云:当然,我们会遇到这种阻力,过去的18年里,几乎每一天都有。我们能看到许多像宗先生一样的人,但是,你知道,这是进步,是技术革命。旧经济中,像他一样的大佬们年轻的时候也摧毁了许多低端公司。我们现在正在帮助制造业,对吧?去年我们卖掉了五千亿美元的产品,其中的百分之七十,我们在帮助制造业进行销售,因为我们不生产。没有我们,这五千亿美元中的百分之七十制造的产品,永远都不会到达消费者的手里。

Engle:你会从外部帮助国有企业改革么?因为既有利益会希望保持现状。

马云:是的,我们正在推动,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许多银行不喜欢我们。我们不是非感兴趣于买银行并改变它,但是因为我们在赶着他们,他们才改革。中国的银行在过去的三五年里反应非常快,这些银行快速改变服务,引入了大量的技术资源,更好的服务于人。不需要买一个银行、改变这一家,而是推动、追赶他们。当老虎追着你,你可以跑的比自己想象的快得多。

Engle:你觉得阿里巴巴18年以后会如何?因为现如今,世界上乌云密布,反贸易之风正席卷美国和全球,人们对它的感觉并不是很好;还有朝鲜、还有很多事情会威胁到全球贸易。所以你觉得在18年以后,你的事业会处在什么位置呢?

马云:我觉得在下一个18年间,全球化和贸易因得益于互联网,会变得越来越好。这是我们的使命。所谓EWTP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建设“全球电子化贸易平台”。我们需要确保年轻人、小企业能够从中获益。我觉得要做到这点,18年足够了。对我们来说,需要促进全球贸易而不是扼杀它,因为一旦贸易停止,就意味着战争的开始。

Engle:你对美国市场的策略是什么呢?

马云:我们从未改变对美策略,我们希望帮助中小型企业、年轻人,让他们能够把产品卖到中国乃至亚洲,这就是我们的想法。我们并不想在美国扎根,成为一个本土的电子商务企业,毕竟这里已经有Amazon、eBay等很多优秀的企业遍布美国。

Engle:你不想取代Amazon并继续他们的业务?

马云:不。

Engle:娱乐产业方面呢?好莱坞那边,我知道在差不多1年半以前,你跟斯皮尔伯格和他旗下的安培林(Amblin)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你在这项业务上表现的非常耐心。你的战略是什么呢?

马云:我们为阿里娱乐准备了一个10年的战略,这是第三年,我们还有七年要走。重点不是跑到那去买电影公司,买这个、买那个。买下这些东西不意味着它变成了你的,你需要从它们身上学习,你需要与他们合作。我觉得中国的娱乐公司可以通过合作,向好莱坞同行学习很多东西。你不应该抱着“这不错啊,买下来好了”的想法。

Engle:你说到了2007年阿里巴巴迎来的寒冬。的确,这场寒冬来的特别快,雷曼兄弟倒了,还有一些附带的损失;另外我们还看到了你们在互联网泡沫期间经历的成长和爆发,那段时间不少熟悉的名字都在我们身边消失了,而你经历过这样的挑战。我们现在是不是也处在相似的泡沫之中呢?毕竟有那么多估值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还有那些税务增长,这其中是不是有相似之处呢?

马云:没有。

Engle:一点没有?

马云:不是很多。我觉得当时的挑战是,很多人不知道互联网有多大的力量,不知道如何通过它做事,也不知道互联网是否可以持续发展,所以很多人只是跳进来,而不去做事情。我意识到很多人都抱有疯狂的想法,然而他们并不清楚如何将这些想法落实,也不知道怎样让这些梦想成真。不过今天,所有人都知道互联网力量强大,将会改变人类历史。另外,我觉得相比10、15年前,互联网和科技的基础建设已经好很多了。所以如果你不是那么贪,不是那么傻和疯狂的话,相比从前,今天想要存活下来还是很简单的。

Via 新浪科技

历史上的今天:

本文地址:https://www.alikz.com/1025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马掌柜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推荐好友送云服务器

发表评论


表情